天蚕土豆

我吃西红柿

辰东

打眼

  上海书展期间,除了梁晓声、苏童、易中天等传统作家签售火爆,天蚕土豆等一批网络作家同样吸引了大批读者前往。发布新书的天蚕土豆透露,去年的稿费、漫画、游戏版权费加起来收入超过1000万元,这个数字让许多传统作家都望尘莫及。这让人瞠乎其后的数字,既显示了网络文学欣欣向荣的局面,也将牵引着更多网络写手加入到这个“寻梦”的行列来。

  艰难困苦成“宝玉”

  据2012年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公布,网络作家唐家三少、我吃西红柿、天蚕土豆,分别以3300万、2100万、1800万的版税收入,排在该榜前三位。前20位上榜作者在5年内获得1.77亿元的个人财富。繁荣无比的背后,实则是网络作家们坚持梦想的艰难困苦。

  目前全国大约有5000万注册网络作者,其中签约网络作家250万。中国作家网副主编、网络文学研究专家马季说,“网络作家基本为体制外作者,没有固定收入,完全靠网站点击率养活自己。目前职业、半职业网络作家约为3万人左右,月收入1000元到100万元不等。一个优秀的网络作家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体,少至数万,多至数十万、百万,这是他们在创作中逐渐积累起来的财富。”由此来看,要成这大浪淘沙中保留下来的精华者,必须要付出比常人数倍的艰辛与毅力。榜上有名的网络作家我吃西红柿、辰东、打眼在接受采访时都一致认为“每天更新6000字左右是写作常情,而且贵在坚持”。“其实开始的时候,更新要比现在多一些。那时候上大学,更有冲劲,平均一天七八千字。”我吃西红柿笑着说,“写作最怕的是遇到瓶颈期,非常痛苦。各种冥思苦想,有时候出去散散心,完全不管小说。”

  网络写作的高速更新的确是值得关注的问题。马季称,“一部分网络作家,特别是其中优秀的网络作家,每天要耗费很大的精力去更新作品,他们的生存状况让人担忧。然而,其他行业的优秀青年恐怕同样面临这个问题,这个时代本身就是个压力重重、竞争激烈的时代。”在外界对于网络作家的生存状况抱着忧心忡忡的态度时,这群坚强而执拗的“披荆斩棘者”乐观地活着自己的版本。

  “我喜欢将自己内心中的一个个故事写出来,将自己内心中的一个个小说世界和大家分享。我应该会写很久很久吧,至少现在没有任何停笔的念头。”

  “我会写到我不感兴趣为止,这个时间可长可短,只要自己激情还在,还喜欢这个行业就行。”

  “只要灵感不枯竭,只要读者还喜欢我写出来的故事,我会一直写下去的。”

  我吃西红柿、辰东、打眼分别说道。

  痛苦并快乐着,可以说是网络作家的集体写照。自然,我们还是要呼吁,希望文学网站做好网络作家的创作调节工作,以保证他们的身心健康。据了解,盛大文学、磨铁图书、豆瓣等当前主流的文学网站已建立了一套相关的“福利保障机制”。

  数字出版孕“多金”

  天蚕土豆最初并没有想过靠写作谋生,他称“当时写作只是一种兴趣”。只是随着网络文学产业多元化的发展,渐渐地把他送上了幸福的“康庄大道”。名列榜单第7位的辰东也称,“这个圈子真的变化很快。有些人现在主攻实体书,取得了可喜的成就,并且位列全国畅销作家之列。还有的人多版权操作,与一些影视公司、游戏公司联系紧密。另外有的人则创办了自己的杂志。”

  也正因为如此,许多网络作家被戏称为“掘金机”。对于此,我吃西红柿毫不避讳地承认,“小说写得好,就能赚得多,写得差,就赚得少。明确地说吧,一切靠实力说话。”

  “我是以十分积极的态度看待网络作家的收入问题,这是时代为他们创造的机遇。”马季称,“网络作家这个群体的出现,可以说是国家深化体制改革的重要收获。”网络作家收入的增长也经历了一个过程,一开始他们的报酬并不高。随着文化产业逐步规范,特别是国家渠道(如移动手机阅读、国家对数字产品的扶持等)的建立,他们的收入才水涨船高。网络作家的收益主要是版权转让,优秀网络作家往往能够卖出5到10项版权,如网络游戏、电影、电视、动漫画、图书、移动阅读、互联网在线阅读、手持阅读终端等。“只要是通过合法途径,他的收入就值得我们尊重。”马季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