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晋江分级:未成年人禁止入内

“网文分级”,这条从未“有同行走过的路”,由晋江文学城率先踏了上去。

近期晋江文学城发布站内公告,表示将在全国上下通力保护未成年人之际主动承担企业责任,开始推行站内作品的分年龄推荐工作。

晋江分级:未成年人禁止入内

在具体措施上,公告表示会逐步把作品按照不同的标签、类型,纳入不同年龄段的推荐体系,“让那些有争议、尖锐的、思想性更复杂的文章,暂时远离那些心智还不成熟的读者。”优先分级的会是某“最受社会关注的小众题材”。

公告发出不久,有网友发现《天官赐福》《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》《伪装学渣》《撒野》等多部热门小说已被屏蔽,锁定理由显示为“因受国家政策法规等不可抗力影响”。

不少被锁定作品已售出影视或动漫改编版权,比如《天官赐福》的同名动画于2020年10月在B站上线,目前累计播放量达到4.2亿次,改编自《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》的剧集《皓衣行》由企鹅影视制作,2020年9月杀青,历经多次延期迄今仍未播出。

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到288.4亿元,但发展至今,线上阅读只是基本盘,网络文学作为整个数字娱乐产业重要的IP源头,还直接或间接影响着下游动漫、影视、游戏、音乐、衍生品等超过2500亿元的市场。

从源头入手来树立行业规范是必然的。晋江此次推行的“主动分级”,能对网络文学市场的健康发展起到多大积极意义有待观察,而随着网文影响力越来越大,在更高标准的管理要求下,这或许还只是个开始。

一部网文史,半部监管史

主动分级是为了避免触犯监管红线。以“榕树下”网站的“首届网络原创文学作品奖”作为形成标志,中国网络文学的“纯天然”自由生长期只有前3年,一部网文史也是半部监管史。

早在2002年,新闻出版总署就发布了《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》,该规定基本按传统文学的管理办法设置,比如要求要有专门编辑人员对出版内容进行审查等。

但当时的网站基本无法满足,起点中文网创始人吴文辉曾回忆:“要求是很高的,但网站都是自娱自乐,作者白写我们白做,贴钱租空间,贴时间维护,免费给大家看。”

晋江分级:未成年人禁止入内

两年后,第一次针对网络文学的“扫黄”行动到来,若干不合规的文学网站成为那年“打击淫秽色情网站专项行动”的整改对象,“中国成人文学城”、“成人文学俱乐部”等网站被取缔,起点、幻剑等网站展开自查,按要求删除了大量作品,一批情色写手从内地网络消失。

2007年年底,一名女学生在《新闻联播》镜头里说出的“很黄很暴力”火遍全国,网络扫黄力度也在逐步加大。三年后,拥有当时“晋江原创网”的盛大文学收购起点、榕树下等7家网站,占据中国网络文学80%以上的市场份额。

晋江分级:未成年人禁止入内

榕树下曾是网络文学早期的代表网站

同年年底,盛大旗下数个主力网站的作品被央视《消费主张》指出存在“低俗、媚俗、庸俗”内容,盛大文学构建了一套史无前例的自我监控体系,包括敏感词库、两级审读、有奖举报、学生评审团等措施。

自我监控并没有彻底杜绝网络文学的风险,起点和晋江作为网文主分类“男频”和“女频”的最大阵地,依然被屡次“点名”。

2014年,晋江按要求重审完站内1500万个有色情嫌疑的章节,并将“耽美同人站”关闭后更名为“纯爱同人站”开放。同时也拟定了三级审核机制,由于涉及色情描写的内容开始变得微乎其微,晋江被调侃成网文界中的“清水网站”,写作标准被总结为“脖子以下不能描写”,不乏作者直接在文中吐槽此事。

随着腾讯等互联网公司的入局,网络文学的产业链得以延伸,IP化、集团化运作的同时,作者与用户之间似乎达成了默契,小说不会轻易去试探违规界限。但这种平衡依然是脆弱的,2019年国家再次开展了一次深入整改,“净网2019”行动中,先是起点中文网被有关部门约谈,问题比较突出的都市频道“异术超能”栏目和女生网频道“N次元”栏目暂停更新7天。

这次整改中,有作者在群内自发统计称起点中文网的作品数量一夜之间从123万本删到了17万本。覆盖面大是因为此次自查使用机器检测,一旦触发敏感词直接屏蔽,作者需后台修改再提交人工审查。其中也包括大量早已完结或断更数年的旧书,如果因机器误伤但没作者再管,小说就相当于“永久封禁”。

晋江同样是有关部门的主要监管对象,《不知悔改的男人》《妖孽养成日记》被联合检查指出“涉嫌传播淫秽色情内容,对公众特别是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有毒害”,这两本书的最后更新日期分别在2015年的11月和12月,收藏数分别只有7个和4个,可见此次检查的力度之大。

晋江随即发布整改声明,关停了部分栏目并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。此事过后不到3个月,晋江再被约谈,2019年8月扫黄打非办公示网络文学专项整治的阶段性进展,晋江一年内第三次被点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