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过山车上的晋江文学城  被迫迎来显微镜下的新一轮审视

  最近几年,随着“净网行动”开展如火如荼,作为网络文学核心要塞的晋江文学城,一路走来可谓风雨飘摇、状况频出。

  2018年6月,在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、国家新闻出版署发起的网络文学专项整治活动中,晋江文学城因出版、传播《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》明令禁止的网络出版物,被罚款2.5万元。2019年5月,晋江文学城又因部分作品涉嫌传播淫秽色情内容,毒害公众尤其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,被迫暂时关闭部分栏目。同年8月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通报网文专项整治阶段性进展,晋江再遭点名批评。

  两年三次涉黄,晋江文学城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前波尚未平息,后浪却愈演愈烈——2020年10月,晋江文学城因审核把关不严,其负责人被北京网信办约谈,晋江文学随之进入为期两周的全面整改。整改期间,问题频道停止更新,相关责任人被从严查处,关于网络文学尺度问题的讨论也成为了争议的焦点。

 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发布的第47次《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截至2020年12月,网络文学的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4.67亿。一直被传统文学拒斥的网文尽管还未登上大雅之堂,却俨然成为了被人们喜闻乐见的精神食粮。

  精神食粮哺育的受众越广,它的安全性和洁净度就越备受瞩目。为了网文行业能获得更加健康长远的发展,近日晋江文学城做出了一项开先河的创举:网站将逐步按照读者年龄对上架网文进行精细分类,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会被屏蔽于敏感尖锐、思想性复杂的内容之外,阅读更加适合他们的文学作品。

  关于网络文学分年龄阅读推荐的讨论时日虽久,但少有人预料到,老牌网站晋江文学城会成为这打响第一枪的存在。这一枪无论能否落到实处,都堪称网络文学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。但网络文学的分年龄阅读究竟意味着什么,它将对晋江文学城乃至浩瀚的网文世界带来怎样的后续影响,却依旧是个未知数。

  01、耽改团灭

  对于耽改剧爱好者而言,2021就像是一个坐在过山车上的年份。3月,口碑与流量齐飞的《山河令》爆火,为耽改剧市场带来了暖春的信号。众多企图瓜分红利的追随者排起了长队,待播、已开机和筹备中的耽改剧总数超80部,亟待走红的年轻男明星数量破百,堪比规模盛大的选秀活动,“耽改101”的名号因此不胫而走。

  资本摩拳擦掌,演员跃跃欲试,粉丝翘首以待,却不料等来的并非耽改剧的嘉年华,而是一场空欢喜。海克财经在早前的文章中对此有过探讨。

  斩断耽改剧自我幻想的,是一直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——国家监管。早在上半年《山河令》走红之际,以《半月谈》为代表的国内权威媒体已经对伴随着耽改剧而来的过度炒作、审美误导、饭圈互撕及病态营销提出了质疑;到了下半年,情况更是急转直下,更为致命的炮火集中且猛烈地对准了耽改剧,展开了一连串轰炸。

  8月,光明日报发文称,警惕耽改剧把大众审美带入歧途;9月,中宣部印发《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》,将耽改之风流量至上、畸形审美、饭圈乱象并称为文娱产业新问题;同样是9月,广电总局再度强调,坚决抵制耽改之风。

  在一片叫停声中,耽改101方阵还没行至台前,便已接近全军覆没,从烈火烹油的年初到寒意四起的年尾,堪称冰火两重天。顺应风口扎堆投资耽改剧、试图以小博大的资方,不禁叫苦连连。

  监管部门亮剑耽改剧,却也隐隐刺穿了耽改剧背后的那道影子——晋江文学城。要知道,被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和华策、慈文、工夫等头部影视公司抢夺的大神级耽美作品版权,绝大部分来自晋江文学城。所谓“自古耽改出晋江”,2017年以来风靡全国的耽改剧,从《镇魂》《陈情令》到《成化十四年》《山河令》,其原作也都高高盘踞在晋江文学城的耽美文榜单之上。

过山车上的晋江文学城 被迫迎来显微镜下的新一轮审视

  身为女频大站的晋江文学城,言情和耽美是它的两驾马车,耽美体量或许不及言情,但却为晋江树立特色优势贡献了汗马功劳。

  晋江文学城成立于网络文学空前繁盛的2003年,这一年网文付费模式被叩响,各大网站纷纷逐鹿中原:起点、华文天下重男频,主打百万长篇,潇湘书院、红袖添香定位女频,瞄准低龄受众;而晋江则趁机抓住耽美文的空缺,相继签下非天夜翔、Priest、西子绪、墨香铜臭等极具潜力的作家,一举奠定了日后耽改原著批发户的地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