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海错”的“错”是种类繁多、错杂的意思,海错就是海洋里面种类繁多的生物。至少是从西汉开始,中国人就用“海错”来指代海洋生物,《尚书禹贡》中记载:“厥贡盐絺,海物惟错”所以说海错图本质上其实是一本古代的海洋生物图鉴。根据《石渠宝笈续编》的记载,《海错图》共有4册,到了民国由于日本侵华,故宫文物南迁,辗转中全套4册书分了家。前3册藏于故宫博物院,第4册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
  在我国古代,有一类文人画家以“务专”而闻名于世,但多涉梅兰竹菊、人物花鸟,能够把自己的全部创作精力与艺术生涯投入到海错画的创作中,真正有所成的画家极少,而这套《海错图》的作者聂璜就是这样一位画师。史书上对聂璜的记载寥寥无几,只知其字存庵,钱塘人,生卒不详。康熙年间,他游历了河北、天津、浙江、福建多地,考察沿海生物的种类和习性,在沿海住了很长时间,一直对沿海生物非常感兴趣。他苦于自古以来都没有海洋生物的相关图谱流传,决定自己画一本。每看到一种海洋生物,就把它画下来,并翻阅群书进行考证,还会询问当地渔民,来验证古书中记载的真伪。

  康熙三十七年(1698年),聂璜将其游历东南海滨所见鱼、虾、贝、蟹等现实和传说中的水族绘图成册,就是我们说的《海错图》。遍览《海错图》上面并未有任何的进献词句,可知在作者创作时并没有进呈之意。而这样一位非著名画师创作的非进呈作品,缘何可以纳入清官收藏?曾有专家查阅雍正朝流水档,逐渐摸清了事情全貌:此图是雍正四年(1726年)由副总管太监苏培盛交入清宫造办处,经过皇家重新装裱,最后录入《石渠宝笈续编》则为后话。乾隆、嘉庆、宣统等皇帝都很喜爱这部图谱。

  《海错图》描绘了300多种生物,其中的动物几乎涵盖无脊椎动物和脊椎动物的大部分主要类群,还记载了不少海滨植物。聂璜的严谨精神,使这本书颇具现代博物学风格,而且每种生物所配的文字,既有观察记录,又有文献考证,并配趣味“小赞”一首,读起来令人兴致盎然。

  《海错图》中图文并茂,并根据生物体量比例,在画页中错落排布,独具匠心。以当时及其后相当长一段时期的官方主流画风为标准来看,这部《海错图》远不如蒋廷锡的《鸟谱》等宫廷之作精美工细,但其对光怪陆离的水族如此全面细致的表现,在中国画坛并不多见。或许正是这个原因,使得该册颇得乾隆帝的赞赏。

  《海错图》笔触细腻艳丽,收录的海洋生物中除了威风凛凛、憨态可掬的真实存在的海洋生物,更有光怪陆离的各类口耳相传的神秘生物,如凶猛食人的海蜘蛛、头生双角的潜牛、鳖身人首的海和尚等等,这些或存在于海中或存在于想象中的生物,在作者的生花妙笔下神采奕奕,跃然纸上。在原图中,绘画只占篇幅的一半,而另一半则是聂璜对每一种生物、物产所做的考证与描述。通读下来,内容异常丰富,除了较为普遍的对生物产地、习性、外貌特征、烹饪方式的记述外,更有很多福宁沿海一带的坊间传说以及作者对一些社会现象的感怀。每篇文字长短不一,读来朗朗上口。

  《海错图》让人有种置身奇妙深海世界的感动,画卷上的悠悠古意让人们的记忆渐平色彩翩然,重新迸发出对不可知事物的探求心与想象灵光,在感叹造物神奇之后,多了一分对海洋、对世界、对宇宙的敬畏之心。

  

神奇的动物在哪里?皇宫内的海洋生物图鉴,鉴赏一下吧!

  

神奇的动物在哪里?皇宫内的海洋生物图鉴,鉴赏一下吧!

  

神奇的动物在哪里?皇宫内的海洋生物图鉴,鉴赏一下吧!

  

神奇的动物在哪里?皇宫内的海洋生物图鉴,鉴赏一下吧!

  

神奇的动物在哪里?皇宫内的海洋生物图鉴,鉴赏一下吧!

  

神奇的动物在哪里?皇宫内的海洋生物图鉴,鉴赏一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