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遁者:我不可说——

  他与我

  ——灵遁者

  他的名字,我不太记得,也可能不愿意提起。再说遇到了那么的他,怎么都能记得清楚呢。我一个个来说,你一个个来听。

  他,刚出生就死了。我没有去看,当时我也很小。

  她,在她8岁的时候,淹死了。她赤裸着身体,被周围的人围着,我当时就在旁边。

  他,因为哭醉死的父亲,在一天之内就傻了。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他,我的邻居伙伴,也被水淹死了。对于他,我有不一样的感情,却说不上来是什么感情。

  

灵遁者短篇文学:他与我

  他,跳楼了。为了他,我第一次去了太平间。然而在拉开白色裹尸袋的时候,我闭上了眼睛,转头没看。好像我不认识他了一样。是的,他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了。

  他,出车祸死去了。初中毕业再没有见过。很娘,打台球却很猛。我只赢过他一次。

  他,我弟弟,在火车站上班。新买了车,开车很猛,尤其是山路,方向盘总是在疯狂地转动。我们前几天刚刚去了太极湾,去了北国风光。

  他,我弟弟,当兵12年退伍回来了,今年结婚了。刚才我们喝酒了。

  她,我老婆,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,就摸了她的腿。我借口问:“你穿这么薄,不冷吗?”

  他,一个老爷爷,只去过县城。把一辈子时间都留在了山里。现在他还活着,奄奄一息。

  

灵遁者短篇文学:他与我

  灵遁者油画

  他,一个死在了冬天的年轻人,冻得脚趾头都腐烂露骨了。后来怎么死的,我也不知道。

  他,从小画画,现在还画。画得真的好,可惜卖得不好。生活啊,只能借酒消愁。

  他,不高,不帅。女朋友谈了一个又一个。听说现在结婚了。他曾跟我前女友说:“王银就是木头人,你得多主动。”

  她,一个女白领。那时候我刚毕业,她是我的第一个客户。当我口吃不能好好介绍产品的时候,她给我冲了一杯速溶咖啡,然后说:“慢慢说,慢慢说。”

  

灵遁者短篇文学:他与我

  她,重庆女孩。不知道怎么想到了她,没说过几次话。叫什么也忘了。只记得前女友说过:“她的手真的好软好软,我们宿舍女孩都爱摸。”

  她,一生生了12个孩子,却只活了6个。我问她孩子死的时候,你伤心吗?她说:“憨娃呀,能不伤心了?那敢是没办法吗。”说着就哭了。

  她,我小学同学,时隔20多年,她在商场认出了我。我好惊讶,好感慨,好伤感,好怀念。

  

灵遁者短篇文学:他与我

  

灵遁者短篇文学:他与我

  他,就爱喝酒。现在一喝酒就手抖,不知道还能喝多久。

  他们都是死去的人,名字叫爱因斯坦,玻尔,达芬奇……我认识他们,他们不认识我。我痴迷他们的作品,到现在也还会思考他们。

  他,脾气太差。这一生也许就那样了。

  他,我同学。头胎生了女孩,想要一个男孩,结果第二胎,又生两个双胞胎女孩。我问他还生吗?他笑笑说:不了。但我不相信。

  他,我的孩子,马上要出生了。

  他,许久没见了。他相亲的对象是他同学,他们竟然没有互相认出来。他们已经结婚3年了。

  

灵遁者短篇文学:他与我

  他,帅气,依然是混混。时隔10多年见他的时候,他肩膀上抱着孩子。跟我说:“这是我儿子,一会坐一起,聊会天。”

  他,黑人。并不是真的黑人,只是皮肤黑了点。

  我认识的他,其实也都是你认识的人。就这些人,这些事情,你大概也经历过。

  我,最后应该说说我,我也是我的“他”。我——我不可说。

  

灵遁者短篇文学:他与我

  

灵遁者短篇文学:他与我

  摘自独立学者,作家,艺术家灵遁者散文。